正文

舟山恶性纵火事件经过始末 无辜女孩烧伤面积高达80%

2018-10-11 网络

舟山恶性纵火事件是什么原因?舟山便民中心被人关门放火,两个无辜女同事险些被大火烧死,是什么人这么狠心?

9号晚上,一个骇人的消息在舟山人的朋友圈疯传:

纵火人,多年前把老房子卖了,卖给了同村的大老板,今天大老板儿子结婚,他拿着汽油来敲竹杠,看客人多没多理论,提着汽油跑村委会说理去,村干部全体到街道开会,只有两个文员在社区,那人把汽油直接泼了把门关上点火。

9号晚上,舟山新城警方发布通告:

10月9日15时许,市公安局110接群众报警,在新城蒲岙社区疑似有人纵火。接警后我市公安机关迅速出警扑灭火情并开展现场调查。初步查明现场有两人受伤(无生命危险),当地村民周良剑(男,52岁,身份证号:330903196603271312,蒲岙村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,案发后该人已逃离现场,可能携带刀具。目前我市警方正全力缉捕,案件详情正进一步调查中。广大群众如有相关线索,请及时拨打110报警或联系林警官13868204651、钟警官13857227270,对提供线索或直接抓获嫌疑人的,警方予以奖励。

截至昨天晚上,纵火嫌疑人周某仍然在逃。

阿婶,救命啊

坚强的她用冷水浇被烧伤的身体

昨天早上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蒲岙社区的大门口和便民服务中心门口,被拉上一条警戒线。透过铁门,能看到里面的一个警务室。

牟先生是最早听到从便民服务中心传来呼救声的,“我正在床上玩手机,听到有人喊‘救命’,跑到阳台上一看,社区办公楼里浓烟滚滚,我赶紧冲了过去。”

两个女人,一个坐在院子中间的花坛边上,一个倒在地上,两个人都被火烧伤,衣服全被烧坏了,倒在地上的女人非常痛苦,烧伤非常厉害。

监控截图,红圈黑衣的是郑琴,一旁花坛边的是童燕儿。

邻居江大姐正好下班回家,看到便民服务中心着火了,电瓶车一扔,马上冲了过去。躺在地上的女人虚弱地喊她,“阿婶,救命啊,救我啊。”

江大姐一看,这不是社区工作人员郑琴吗?“她的手臂上,整块皮肤耷拉下来,身上全是血,脸部全部被烧伤。“快,快把衣服脱下来,我一想,她是女人,当众脱衣服不好,我家就在隔壁,扶着她进了我家。”

“因为身上太烫太疼了,她说要水冲一下。她实在太坚强了,在浴室里,一咬牙,把身上带血的衣服全脱了下来,用冷水冲身子。”

“她身上没一块是好的,冷水一浇,身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皮肤都被捋了下来,看得我都疼死了,但是,她浑身发着抖,硬是撑了下来,不停拿水浇自己。”

江大姐的女儿报警,等110、120赶到的时候,受伤较轻的另一名工作人员童燕儿被110先送到了舟山医院,再转送到治疗烧伤能力较强的舟山413医院。

120到得相对晚一点,郑琴坚持着自己走上救护车。一躺下,她的意志力似乎一下子被抽空了。

大量特警蹲守在婚礼现场

就怕纵火嫌疑人突然从山上下来

要大闹婚礼进行报复

昨天中午,蒲岙社区的门口,一家人正在办喜事,新郎新娘在一众伴郎伴娘以及亲朋好友的陪同下,踩着红地毯往家里走。

根据朋友圈传言,纵火人是因为这家大老板儿子结婚,拿着汽油来敲竹杠,后来进了社区办公楼纵火。

真相到底怎样?

新郎家附近一位知情村民说,新郎家姓郑,也不算是大老板,爷爷以前是做脚手架的,生意不错,家境条件不错。

他说,纵火人周某,也是他们村的,以前是木匠,好吃懒做,不肯工作。“周某结婚时,父亲曾给他在附近买过一套小商品房,因为不出去工作,坐吃山空,没钱了以后,他想到把商品房卖了,回村里建了一幢楼房,还有不少节余。”

“十五六年前,他把自己建的房子卖给了郑家,卖了4.5万元。但是,农村里的房子不能买卖,土地证、房产证还是周某的。周某没有稳定收入,妻子跟他离婚了,他认识了一个贵州女孩,就一起去了贵州,过了几年,被女方赶了出来,回到老家,住在兄弟的房子里,房价一路见涨,想想自己房子才卖了4.5万,不甘心,跟郑家要钱。”

这位村民说,这次,周某看到郑家孙子结婚,想想机会来了,去敲竹杠,但是没敲到,一怒之下,拿着两桶汽油去了村委会。

“听说他是先上办公楼三楼找领导,领导都去开会了,村里没有人,只有下面的办事大厅有两名工作人员在,他就把汽油一倒,火一点,门一锁,骑上电瓶车跑到新郎家里。

纵火现场。

“我们这边的习俗,结婚要吃两天,9号下午三点左右,新郎家里就几个准备酒席的帮工在,周某手持两把菜刀进来,新郎的爷爷(也是他当年买下周某房子的)一出来,他拿着菜刀砍了过去,一刀砍在头上,砍完就往山上跑了。”

新郎的爷爷被送到医院后,缝了十几针,没什么大碍。

昨天中午11点多,从这个村民家望出去,几十名特警排成长队从新郎家附近走出来。村民说,从昨晚开始,大量特警蹲守在附近,搜山,在山下布控。“随便一看,都有几十个特警”。

“今天是他们家婚礼,说不定啊,这个周某突然从山上下来,要大闹婚礼进行报复。”

不过,直到婚礼结束,周某也没有出现。

她把手伸进燃烧的火焰

奋力一扯把同事的衣服扯掉

郑琴住在重症监护室,她的头面、四肢、躯干全部烧伤得非常严重,烧伤面积高达80%,气管被切开,建立了一个人工气道,到昨天下午3点左右,算是平稳度过了第一个24小时。

童燕儿伤势相对较轻,主要是头面颈、上双肢被烧伤,烧伤面积20%。昨天下午,她躺在病床上,两条胳膊被纱布包得紧紧的,闭着眼睛,身子不时疼得颤抖一下。

被烧伤的童燕儿躺在病床上。

她的姐姐正在看护她,直抹眼泪。“现在算是好多了,刚送到医院的时候,她脸上、手臂上全是水泡,连话都说不了,现在,情况好多了,能说几句话了。医生说,大约3周到4周的时间能够康复。”

她通过妹妹的讲述,还原了纵火的一幕——

下午3点不到,妹妹和郑琴在办公室里,有个男人进来,手里拿着一桶松花水和一桶油漆泼在地上,点火,把门一关,跑了。

火势立刻大了起来,火焰堵住门口,浓烟滚滚。妹妹很机灵,鼻子一呛到烟,她立刻知道,要么自己被烧死在里面,要么被烟熏死!唯一的活路,就是穿过火焰,逃出去!

她闭上眼睛,从火焰中冲了出去。还好,门从里面可以打开!

当她冲过火场后,听到身后“扑通”跌倒的声音,一个声音喊了起来,“燕儿,救命!”

这是她的同事,郑琴!本来,妹妹跑得没郑琴快,但郑琴多披了件外套,披上后,又用杯子里的水浇外套,就这么一耽搁,落后了几秒。从火里冲出来的时候,郑琴摔了一跤,地上,全是红色的油漆!外套上,沾上了油漆,火焰顺着外套疯狂燃烧!

这是她的同事,郑琴!本来,妹妹跑得没郑琴快,但郑琴多披了件外套,用杯子里的水一浇,就这么一耽搁,落后了几秒。从火里冲出来的时候,郑琴摔了一跤,地上,全是红色的油漆!外套上,沾上了油漆,火焰顺着外套疯狂燃烧!

童燕儿听到同事的呼救声,转身回去,用自己身上的外套,拼命拍打郑琴身上的火焰!

“没有效果啊!”听着姐姐讲述这些的时候,病床上的童燕儿忍不住插话,她虚弱地说,“拉她的时候,我的裤子也着火,不过很快被我扑灭了。可是她身上的火,怎么扑都扑不灭啊!”

“看到同事疼得在地上打滚,妹妹把手伸进燃烧的火焰,奋力一扯,把同事的衣服扯掉!”姐姐说,妹妹冲出来的时候,烧伤得其实不算厉害,火中取衣时,手指、胳膊全被烧伤了,我给她脱掉衣服,一大片皮肤都被捋了下来。妹妹一米五八的个子,不到90斤重,瓜子脸,瘦小,漂亮,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勇气把手伸向火圈,“可是,救同事,这是她的本能反应啊!”

郑琴脱下的被烧烂的衣服。

“还好,这个人骑车走了,如果守在门口的话,我们都活不了。”童燕儿发出微弱的声音。

昨天下午,街道的几个领导来看望童燕儿,安慰她好好养病。

病床上,她却显得很内疚。“资料没能抢救出来,烧掉了,怎么办?一只U盘没带出来,还有一只保险箱,里面都是资料啊。”

舟山便民中心大火舟山恶性纵火事件
上一篇|下一篇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热门推荐
展开更多+
首页 新闻哥 热点新闻 专题